小型柴油機開發新產品勢在必行

2017-1-17 17:50:39??????點擊:

 “主攻高端、提高檔次,縮小與國外同類產品的價位差距,不僅是小型柴油機行業發展目標,也是行業從轉型升級中步入良性發展空間的突破口?!輩瘓們霸諦熘菥儺械鬧泄諶薊ひ敵崦厥槌せ嵋檣?,單缸柴油機和多缸小型柴油機兩個分會秘書長邵仁恩如是說。

  功率越小 達標越難

  隨著國家排放和噪聲法規、節能和節材產業政策的接踵出臺以及監管的規范化、科學化發展,我國的小型柴油機生產企業必須完成噪聲、排放滿足現行標準法規的任務。

  邵仁恩表示,節能指標達標困難很大,多缸機的達標機水平尚可,大功率、大缸徑的單缸機水平也可以,然而小功率小缸徑單缸機則還有不少工作要做,加上高一級排放法規的實施壓力,企業遠未做好準備。

  “十一五”期間,一系列達標的經型式認證的新產品成為產品升級的主要內容,生產一致性的保證、供應鏈的短線狀態、柴油機整機價位與達標技術、配置還有用工成本等方面的不協調則是產品升級最大的憂患。

  2010年單缸柴油機品種結構出現一系列變化。S系列臥式水冷機型總量同比產銷分別從422萬臺、417萬臺降至419萬臺、415萬臺,占總量份額從56.9%、56.9%降至51.3%、51.3%。

   S系列總量2006年是歷史最高530萬臺(2005年為524萬臺、2007年為518萬臺);S系列中S1100、S1105、S1115、S1115、S1120均同比下降;大缸徑S1125、S1130、S1135在2008年普降大勢中與2007年同比不降反升,2009年走低,2010年又走高,可以說小四輪拖拉機與三輪汽車需求仍是調整的外因。

  同時,R系列水冷臥式機仍是我國單缸柴油機兩大主流產品之一,2009年與S系列一樣走出了恢復性的行情,然而其總量未超2007年歷史最高242萬臺,以221萬臺產銷收盤,持平于2006年221萬臺(2005年204萬臺),2010年在各機型全面沖高大勢下,R系列總量達263萬臺,刷新了記錄。165、175、185、190、192、195均呈增長趨勢,170、180則基本持平。

  風冷小功率單缸柴油機是單缸柴油機中產銷量一路走高的品種,2005年53萬臺、2006年45萬臺、2007年49萬臺、2008年73萬臺、2009年97萬臺,2010達128萬臺,占總量份額雖也略有起伏,但2004年僅5.3%,2005年達6.8%、2008年達11.35%、2009年13.8%、2010達15.7%(均以產銷均值論述),國外同行業的意大利倫巴底尼公司、德國哈茨公司、日本久保田公司和洋馬公司無不以立式風冷機作為單缸柴油機的主流產品,我國單缸柴油機的品種結構正朝向非S系列份額及總量上升,風冷尤其是立式風冷機份額與總量上升的路邁進。2010年立式170F產21562臺、銷21502臺;立式178F產259417臺、銷254353臺;立式186F產288881臺、銷289591臺;立式190產15648臺、銷15648臺;立式195產12100臺、銷12000臺;立式1100產19412臺、銷19425臺;立式1105產20868臺、銷20800臺,立式合計產637888臺,銷633319臺,占總量份額依次是7.81%、7.80%。

  新一代柴油機開發勢在必行

  關于單缸柴油機和多缸小型柴油機行業在“十二五”期間的發展環境和競爭策略,邵仁恩指出了如下幾點。

  我國國民經濟尚處于工業化轉型階段,制約行業發展的一些結構性矛盾和問題遠未解決,原材料、燃料動力及用工成本一路上漲,作為行業支撐的社會化、專業化、通用化配套企業停產轉業者隊伍不斷擴大,組織配附件難,已成2011年發展的制約因素。

  “汽車下鄉”、“以舊換新”、“購置稅減免”等政策退市,而大中拖一直是農機購機補貼政策的“寵兒”,幾年來已形成巨大的保有量,在161萬臺社會保有量下,部分主銷區出現了階段性的需求飽和。2010年上半年,大輪拖實銷量同比下滑20%~23%,中輪拖同比下滑15%,目前大于80馬力大輪拖已見頹勢,市場拐點開始呈現,2011年進入補貼目錄的產品相應作了調整,從而提出相應的調整內容,因此2011年的發展立足點是調研和決策。

  分析現行小型柴油機產品,燃油消耗指標與國外同類接近,排放指標低于美國法規與歐洲法規是多缸機,而單缸機則不低,主要差距在相應的零部件材料,熱處理、尺寸精度上,以致可靠性差距大、檔次差距大、價位差距大,可謂一分錢一分貨。

   行業經過幾十年風雨歷程,從計劃經濟時代生產不出來,供應短缺,到改革開放年代生產力的解放,產量快速增長。上世紀末,出現歷史性的轉變,生產能力過剩,供過于求。在市場競爭機制的拼搏中,企業管理水平提高了,用工成本也提高了,但價位卻不成比例地上不去,企業的利潤率下降了,長期以來,我國的小柴行業整體規模不小,但行業整體贏利份額極小,整機價位與國外同類比很低,以致技術狀態良好的“青春期”苦短,低值生產資料的定位制約了外觀的“時尚化”、結構的“輕量化”、體積的“緊湊化”。

  因此,致力于創新,加大自主產權實用專利技術驗證力度,夯實節能減排專用技術和附加配置以孵化工業化應用基礎,兩者深度融合將比提高整機和零部件制造精度、材質和熱處理系統工程方案要又好又快,也是解決發展時限矛盾的有效途徑。

  國民經濟的轉軌、產業結構的調整、歷史上形成的工農業產品剪刀差問題、小柴產品價位低微的陰影,“十二五”期間還難以徹底解決,因此產品的創新應把握漸進原則,開展傳承與創新活動,標準法規的制定應強調企業的主體作用,把握科學實踐觀的合理、可操作性的超前量,嚴防操作上的脫節和有法難依的案例。

  “十一五”期間,在黨和政府一系列民生政策導向下,在市場需求的推動下,產品結構調整方向明確,成效明顯;節能、減排技術方案不斷俱進,發展后勁不斷增強;“十二五”期間將展開調整、轉型、升級的持久戰,國民經濟進入后?;貝杏幸恍┎蝗范ǖ囊蛩?。投入的制約、提高檔次的矛盾、達標的系統性、復雜性,均是構建現代小柴產業體系的難點。但是加大力度研發并投產新一代小型柴油機,加大力度逐步淘汰難以滿足各項法規和政策要求的產品是必須跨上的臺階,走好創新、升級、轉型的路已是惟一可選擇的必由之路。